• <rp id="ectf7"></rp>
    <tbody id="ectf7"></tbody>
    1. <button id="ectf7"></button>
      <tbody id="ectf7"></tbody>
        1. 圖片展示
          搜索

          從全國第15名到第4名,深圳國資委有哪些“不可告人”的機密?|| 深度

          發表時間: 2021-10-09 11:07:22

          作者: 廣州無冕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來源: 無冕財經

          瀏覽:


          wumiancaijing.com


          ////

          深圳國資委的成功不是偶然現象,背后隱藏著大殺器,一套科學合理的“融、投、管、退”投資體系。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公眾號“無冕財報局”

          ID:wmukbnews

          作者:饒祖分

          編輯:雷緩之

          設計:嵐昇

          實習生:鄧開翔



          三年來,孟晚舟終于在國內過上了國慶節。


          激動之余,我們不能不回想起孟晚舟與華為的至暗時刻:2020年11月,孟晚舟在彼岸的加拿大懷著委屈和憤怒出席聽證會;這一邊,華為被美國壓制得難以呼吸,培育多年的榮耀被迫忍痛放手。


          值得慶幸的是,孟晚舟重獲自由,她身后的華為也逐漸走出困境。這一切,依靠是實力的支持。這個過程中,為華為注入最強勁力量的莫過于深圳國資委。它果斷收購了榮耀終端業務,不僅緩解了華為的“芯片荒”,還給華為提供了救命錢(2600億元)。


          為什么是2016年?


          這并不是深圳國資委第一次扮演“白衣騎士”,早在2016年它就登上了歷史舞臺。在萬科、寶能和華潤打得不可開交時,深圳地鐵集團(深圳國資委監管企業)帶著663.71億元閃亮登場,趕走了“門口的野蠻人”姚振華,保住了萬科系的品牌。


          據不完全統計,2016年以來,深圳國資體系先后投資了幾十家上市公司,一投就是幾十億、幾百億,出手又穩又狠又準,賺得盆滿缽滿。


           圖片來自《證券時報》。


          僅用五年時間,深圳市屬國企的總資產,就從2015年末的9548億元增長到了2020年末的4.1萬億元,在省級監管企業系統的排名由第15名進步到第4名。


          前3名是誰?上海(24萬億)、北京(6萬億)和天津(4.7萬億)。順帶提一下,在國資體系里省屬未必強過市屬,廣東省屬國企的總資產就遠不如廣州市屬企業。


          也就是說,2016年是深圳國資的一個轉折點,從這一年開始對標“淡馬錫”模式,實施“大國資”戰略,在資本市場上扮演“白衣騎士”。


          那么問題來了,為什么是2016年,而不是更早,或者更晚?


          1、經濟形勢在2016年左右發生了極其深刻的變化。


          2015年,中國股市大暴跌,一些曾經借助高杠桿和資本運作快速發展的民營上市公司普遍面臨現金流緊張的問題;與此同時,一些上市公司大股東的大比例股權質押在股價波動中面臨爆倉風險,大股東股權轉讓需求強烈,紛紛開始尋求有實力的資本接盤。


           電視劇《大時代》名場面。


          誰來接盤最合適呢?外資不會上,他們在逐步撤離中國;民企理論上可以,但很難拿出這么多現金;央企也不好辦,條條框框太多;排除掉這些,就只剩下有錢有資源又很靈活的地方國企了。


          2、中央在2016年前后對國企改革提出全新的要求。


          2015年8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這是新時期指導和推進中國國企改革的綱領性文件。


          文件第十八條明確指出,鼓勵國有資本以多種方式入股非國有企業。充分發揮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的資本運作平臺作用,通過市場化方式,以公共服務、高新技術、生態環保、戰略性產業為重點領域,對發展潛力大、成長性強的非國有企業進行股權投。鼓勵國有企業通過投資入股、聯合投資、重組等多種方式,與非國有企業進行股權融合、戰略合作、資源整合。


          熟悉中國國情的朋友都知道,任何一項新政策在全面推行之前都要搞個示范區。經過深思熟慮,國務院最終選定深圳市國資委為全國國資系統改革試點單位,選定深圳國資旗下的深創投、農產品等10多家企業為改革創新試點單位。


          3、深圳國資在2016年之前做好了各方面的準備。


          歷史告訴我們,一個組織在向外擴張之前,必須先完成內部整頓。2016年左右,國內大部分地區的國企都停留在吃大鍋飯階段,只有深圳市國資委基本完成了國企整合、產業布局、產權改革和市場化管理等方面的改革。


          早在2004 年,深圳市就啟動了國企整合,整合主要思路是“歸核化”發展戰略,即剝離非主營性業務,凸顯集團公司主業。


          深圳市將某一領域的主營業務整合到一家龍頭企業上,形成單一行業的唯一上市集團。例如,鹽田港此前對大鏟灣港口進行整合,最終將港口業務整合到一家集團中。一些公用事業類公司則謀求整體上市,如深圳燃氣、深圳能源等。


           深圳鹽田港實景圖(新華網)。


          2010年,深圳市委書記王榮對深圳市國資委提出要求:“國資國企要發揮基礎性、公共性、 先導性的獨特作用?!?/p>


          在這一指導方針下,深圳市國資委提出“一體兩翼”產業布局戰略,即以基礎產業為主體, 金融準金融等現代服務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為兩翼的深圳市屬國資特色產業體系。


          截至2015年底,“一體兩翼”產業的資產和利潤占深圳國有企業的比例分別達到74% 和83%。


          圖片來自“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 。


          深圳經濟特區成立后,深圳國資國企將產權改革作為國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1983 年,深圳國資組建新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企業(深圳寶安縣聯合投資公司),發行新中國第一張股票(深寶安)。


          1986 年,深圳市出臺《國營企業股份化試點暫行規定》,選定 10 家國營企業開展試點,在全國率先探索混合所有制改革。


          1990年至1992年,搶抓深圳證券市場發展先機,推動深振業、深物業等國企上市。


          2002 年,啟動能源、燃氣、水務、公交等國有大型企業國際招標招募改革試點,推進城市基礎設施公 用類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


          2015 年,探索管理層和核心骨干持股制度化路徑。


          到2015年底,深圳市屬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比例高達75%,在全國領先。


          基于以上原因,深圳國資委將2016年定調為“十三五”規劃的開局之年、全面落實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關鍵年。


           圖片來自《中國產經》雜志 。


          天時、地利、人和都籌齊了,深圳國資就一頭扎進了資本市場,拯救了一個又一個落難的民營企業,帶動了深圳經濟的發展,實現了所有的戰略目標。



          “融、投、管、退”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深圳國資委的成功不是偶然現象,背后隱藏著大殺器,一套科學合理的“融、投、管、退”投資體系。


          “融”就是融資,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不管你做什么,第一步永遠是籌錢。2014年開始,深圳市政府直接向市屬國有企業或政府引導基金注資,平均每年注資1000多億。


          深圳地鐵年度報告顯示,2014-2016年,政府以“撥入”的名義,向深圳地鐵分別注入資金224億元、736.65億元、291.62億元,三筆共計1252.27億元。2016年到2018年,深圳市財政委分三年向市人才安居集團注入資本金1000億元。


          現在你明白了嗎?深圳市屬國企之所以能拿下萬科的控股權、買下華為的榮耀終端,主要是因為深圳市政府在默默地輸血。


          這里有一個非常殘酷的真相,全國600多座城市(包括縣級市)里,每年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超過1000億元的只有16個,超過3000億元的只有上海、北京和深圳(廣州人民哭暈在廁所)。


           圖片來自搜狐城市。


          “投”是指投資策略,深圳國資的資本動作并非信手而為,均會對標的企業做詳盡調查。


          據深圳市國資委主任余鋼表述,深圳國資在收購或者入股民企時始終堅持三項原則。


          第一、戰略匹配原則。任何的收購標準必須要匹配深圳城市發展戰略和深圳國資的戰略布局,匹配好以后還要服務好’雙區’建設發展。


          第二、國資保值增值。我們對任何頭部企業的收購標準必須秉持短期保值、長期增值的目標。


          第三、合作共贏。國資和民資各有優勢、國企和民企各有特點,兩者一定要做到優勢互補,相互賦能,共同融合發展。


          圖片來自微信公眾號“萬科周刊”。


          光有原則和理論還不行,還必須有能征善戰的團隊來執行。深圳國資委直接監管的企業有30家,其中最擅長做投資業務的是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深創投”)和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簡稱“深投控”)。


          深創投是中國創業投資圈的三巨頭之一,與紅杉資本和IDG旗鼓相當。


          截至2021年8月31日,深創投投資企業數量、投資企業上市數量均居國內創投行業第一位:已投資項目1323個,累計投資金額約734億元,其中194家投資企業分別在全球16個資本市場上市,370個項目已退出(含IPO)。


          優秀的深創投還獲得了外地領導的信賴,成為諸多大型政府引導基金的管理機構,包括3支中央級、21支省級、40支地市級和12支區縣級政府引導基金。


          圖片來自深創投官網。


          最不可思議的是,一個規模如此大的投資集團,在職人數才四百多人。深創投的招聘門檻特別高,本科生免談,標配是理工類本科+法律/財務/金融類碩士,還有一個專門做宏觀分析的博士后工作站。


          為了激發這些高端人才的創造力,深創投制定了一條黃金法則:


          所有投資經理(包含其下屬所共同組成的投資小組)必須跟投所投資項目投資額的1%,并在項目未來盈利落地(股權退出)時有權獲得投資收益4%;如果投資項目虧損,投資經理也需要按比例承擔虧損,最壞的情況是,如果投資項目出現資金打水漂,投資經理不僅要承擔1%的投資金額損失,還要追罰2%的罰金。


          也就是說,在深創投沒有打工仔,人人都是老板。在這種公司,每個人的戰斗力都會發揮到極致。


           圖片來自深創投官網。


          與深創投不同,深投控側重于投資處于危難之中的大公司,對標的是新加坡的淡馬錫公司。


          淡馬錫是新加坡的國資,主宰著新加坡經濟命脈,掌控著包括電信、航空、地鐵、港口、電力等幾乎所有新加坡最重要、營業額最大的企業。自1974年成立以來的46年間,淡馬錫復合年化股東總回報率為14%。


          淡馬錫管理的資產來自于政府早期的注資,然后通過自身投資運作、盈利,向“股東”政府提供回報。


          2007年、2010年,深圳多次組團前往淡馬錫學習考察,并開展專題研究。


          2019年10月,深圳國資委通過了《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對標淡馬錫,打造國際一流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的實施方案》,在資本運作、產權變動、借款、擔保等14項事項上提出授權改革舉措。


          2020年6月,深圳國資委公開表示,深投控對標淡馬錫的改革方案主要集中于授權機制、法人治理機制、選人用人機制、激勵約束機制、投資管理機制、風險管理機制等六大機制。 


          2016年開始,深投控陸續并購天音控股(000829.SZ)、怡亞通(002183.SZ)、英飛拓(002528.SZ)等上市公司,并成為中國平安(601318.SH)的第二大股東。


           圖片來自雪球。


          “管”是指投后管理和服務,是關系投資項目成敗與否的重要環節,業界有個說法,“三分投資,七分服務”。


          2017年7月,深創投專門成立了企業服務中心,積極打造企業生態圈,幫助企業獲得良好的產業鏈上下游、政府、金融等資源,通過各類型企業家聯系活動,促進投資企業間資源和信息分享,為企業提供提供資本市場運作、并購等多方面的服務。


          與深創投的保姆式服務不同,深創投、深圳地鐵集團和深圳人才安居集團等公司都在模仿淡馬錫,強調“管資本不管企業”。通常做法是,選派一到兩名得力干將去所投企業做董事或監事,但高管團隊維持不變。


          這是很聰明的做法,因為深創投等國企所投資的都是成熟的大公司,比如萬科、恒大、榮耀、中集、平安,原有的管理團隊塑造了獨特的企業文化,在經驗和技術方面比“空降兵”更強。


          作為出資人,只要管好錢袋子和總方向就行了。


           圖片來自中集集團官網 。


          “退”是指資本退出,網上有個說法,“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不以退出為目的投資都是瞎扯淡。


          2002年12月,深創投投資濰柴動力10%股份,投資金額2150萬元。2004年濰柴動力在香港上市,2007年濰柴動力回歸A股,形勢一片大好,股價持續上漲。深創投多次在高位拋售濰柴動力的股票,累計獲得幾十億元收益。


          這就是深創投的經典套路,在一級市場投入,在二級市場退出,獲得難以想象的高利潤,再把錢投入到新項目,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如果投資的是上市公司,則要用別的退出方法:第一,把股份轉讓給其他公司;第二,在股價提升后逐漸減倉;第三,每年收取股息分紅。


          在當年的“寶萬之爭”中,總部在深圳的央企華潤就把1689599817股萬科A股股份轉讓給了深圳地鐵集團(第一種辦法)。


          從2017年到現在,萬科A的股價經歷過大起大落,寶能集團通過減持套現了700多億元(第二種辦法),但深圳地鐵集團卻臥倒不動,每年固定拿分紅,累計收了100多億(第三種辦法)。


          照這個速度下去,深圳地鐵集團估計要20多年才能撈回660多億本金。但深圳地鐵集團似乎并不著急,其一把手在今年的萬科股東大會上明確表態:我們相信萬科,萬科是受人尊重的企業,值得股東信賴和支持。

          從全國第15名到第4名,深圳國資委有哪些“不可告人”的機密?|| 深度
          深圳國資委的成功不是偶然現象,背后隱藏著大殺器,一套科學合理的“融、投、管、退”投資體系。
          長按圖片保存/分享

          熱門文章

          每周人物

          圖片展示

          版權聲明

          凡來源為無冕財經的內容,其版權均屬廣州無冕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所有。未經廣州無冕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書面授權,任何媒體、網站以及微信公眾平臺不得引用、復制、轉載、摘編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內容或建立鏡像。

          粵ICP備19143347號-1

           

          聯系我們

          地址:廣州市海珠區新港中路376號浩蘊商務大廈1610

          郵編:510000

          咨詢電話:020-89562149


           

          關于我們

          九段財經媒體人創辦的新媒體,奉守專業主義,為優質的商業閱讀而生,作者遍布國內國際近20個熱點創投城市,深度調查,一手原創采寫,只為“互聯網+轉型,創業,投資”案例發聲!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使用企業微信
          “掃一掃”加入群聊
          復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