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ectf7"></rp>
    <tbody id="ectf7"></tbody>
    1. <button id="ectf7"></button>
      <tbody id="ectf7"></tbody>
        1. 圖片展示
          搜索

          一個茶餅賣12萬!芳村十五年“瘋狂” 炒茶史|| 深度

          發表時間: 2019-12-12 10:44:44

          作者: 廣州無冕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來源: 無冕財經

          瀏覽:



          裝普洱茶的紙箱,一個能賣到6000元;走訪完芳村茶葉市場的本文作者,甚至感嘆“要是能穿越回去,我出生睜眼第一句話,就是讓我媽買88青餅”……芳村的茶葉,又迎來一波炒作熱潮。


          本文由無冕財經(wumiancaijing)原創首發

          作者:黃琪鑫

          編輯:陳澗

          設計:甄開心

          編輯助理:蘇欣然


          廣州是一個神奇的城市,在城市的各個區域分別坐落著各行各業無比龐大的批發市場:火車站旁邊是做服裝和小商品的,白云區有建材和日化批發市場,中山大學附近是布匹交易中心……而在西南一隅的芳村,則是廣州的花鳥市場,也是全國最大的茶葉交易中心。


          芳村被老廣州叫做“荒村”,可知它曾經是一片無人問津的偏僻之地。然而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有一批精明的商人,喊著“要賺錢,到芳村;要賺錢,炒普洱”的口號,進入了芳村。


          經過近40年的經營,芳村的茶商從80年代的七八十家,擴張到如今的近兩萬家。他們經營著1000多個品種的茶葉,把這塊土地變成一個營業面積超過20萬平方米、年成交額數十億的“茶葉華爾街”,變成全國乃至全世界最大的茶葉批發市場。


          在芳村,你可以買到每一個品種、每一個檔次的茶葉,數量之多,一輩子也喝不完??墒窃诜即?,茶葉又不僅僅是茶葉。誰也沒想到,在互聯網的依托下,這種古老的東方樹葉被賦予了新的金融屬性,有時候人們甚至忘記了,它是可以拿來喝的。


          由于每批茶葉都是限量供應,供需失衡的茶市便衍生出類似股市的茶葉行情,也從中誕生了一波炒茶客。在他們頻繁的買進賣出中,茶價水漲船高,一個普洱茶餅能被炒到上萬甚至十幾萬元。


          這個最傳統的行業被賦予了最新潮的想象,也為炒茶客們締造了一條通向財富的快車道。


          你所能想象到最瘋狂的情景,都在芳村大大小小的茶行里,不分晝夜地上演著。


          芳村與普洱


          走進茶葉城,無冕財經(ID:wumiancaijing)研究員看到不論是精心裝潢的茶行,還是破舊窄小的茶鋪,都在店內擺放著一套帶茶具的紅木茶桌。大大小小的店鋪匯聚成不同的部落,將整個芳村茶葉市場劃分為南方茶葉市場、廣易鈞泰茶城、芳村茶業城、啟秀茶城、古橋茶街等二十幾個大型茶葉批發市場。


          芳村古橋茶街,圖片來自無冕財經。


          過去物流還不太發達,外地的茶商需要親自到芳村進貨。他們拉著小拖車、挎著蛇皮袋,舟車勞頓來到廣州市區后,還要再坐一個多小時的公交車在山村站下車,才算抵達目的地:芳村茶葉市場。然后他們開始了一番精挑細選和討價還價,最終滿載而歸。


          時移世易,如今人們在網上交易,用物流發貨,實體店里的這份熱鬧已經消減了許多。11月底,無冕財經研究員在走訪時發現,除了在店門口打包貨物的人偶爾低聲交談幾句之外,整個茶城并無太多的喧鬧。


          但是,在平靜的表象之下,圍繞著一個“炒茶”的新概念,芳村正是暗流涌動。


          在啟秀茶城里,無冕財經研究員遇到了茶商王浩(化名),一位30多歲的湖南人,來芳村已有10年。當被問到炒茶這件事時,王浩放下正打著游戲的手機,打開了話匣子,他說:“每個茶類都有很高價格的茶葉,但普洱茶炒作的多一些,是芳村炒火了普洱茶?!?/p>


          普洱茶產于云南,講究山頭,講究古樹,講究年份,講究倉儲,本就不缺炒作概念。上世紀末,臺灣地區普洱茶市場崩盤,港臺茶商將收藏已久的老普洱帶進芳村,隨后福建、浙江等地茶商開始涌入,剛剛在臺灣偃旗息鼓的普洱茶狂熱,便又掀起炒作浪潮。


          陽光之下無新事。前人掉過的坑,后來的人一個也躲不了。


          就在2009年王浩進入芳村的前一年,茶葉市場剛剛重蹈臺灣的覆轍,也經歷了一場慘烈的崩盤。


          普洱茶炒作,大致興起于2005年,到2007年已經達到一個瘋狂的狀態。當時,普洱茶被吹上神壇,有些品種連散茶都能賣到一斤上百萬元。大益生餅的價格漲了近千倍。芳村的炒茶客有人一天賺了10萬,有人投資回報上百倍。為了囤貨,有些茶商甚至押上了全部身家。


          茶農也開始哄抬原料價格。茶文化學者吳疆曾這樣描述當時的火熱情形:在云南一個重要產茶縣,老百姓流傳一句話:“早上一背蘿,下午開摩托?!币馑际窃缟先ゲ梢槐澈t的茶葉,下午就可以換一輛摩托車開回家。


          瘋狂過后,等待炒家的是崩盤。因為茶商手里已經沒有現金流了,他們開始大量放貨沖擊市場。普洱茶價格隨即暴跌,后果就是一批茶商關門跑路。


          這里能讓人一夜暴富,也能讓人瞬間破產。這就是芳村,歡迎來到野心的樂園。


          瘋狂與崩盤


          王浩在崩盤一年后進入芳村,開始做茶葉生意。他說:“感覺2009年是普洱茶最便宜的時候,有一部分原因是受之前崩盤的影響,市場還沒恢復過來?!?/p>


          但芳村絕對不會就此消沉,炒茶客很快恢復元氣,休整一段時間后,炒茶熱再度點燃。這一次,王浩也加入到了炒茶大軍中。


          “炒茶來錢快啊,不過里頭的風險也不小,所以炒茶的人多少有些賭博的心理?!蓖鹾聘嬖V無冕財經(ID:wumiancaijing),“芳村近一萬大幾千家店,大半的商家都炒過茶,只是數量不同罷了?!?/p>


          運氣沒有砸到王浩頭上,他賭輸了。2013年,他以12000元一件的價格押寶1301的7742(普洱茶的嘜號,用數字表示),一共投進去了幾十萬,誰知又遇到2014年的大崩盤,這款茶的價格跌去一大半,貨就砸在手里了。


          到現在,6年時間過去,不但茶沒賣出去,王浩還倒貼了一筆金額不小的倉儲費。


          說到這里,王浩似乎有些不甘心,“我主要還是賭錯了。要是當時用幾十萬買101金大益,現在就能賺四五百萬。2011年到2012年,一件101金大益只要8000元,現在已經漲到了20多萬?!?/p>


          “有一款茶叫88青餅,意思是1988年產的茶,90年代一個商人以10塊多一餅的價格要了一批貨,直到2005年還無人問津。你知道現在它在芳村可以賣多少錢一餅不?”王浩在茶桌上用手指劃了一個數字,“12萬一餅,都夠我進一卡車的茶了?!?/p>


          88青餅行情圖,來自東和茶葉網。


          話是這樣說,吃了虧之后,王浩就不炒茶了,老老實實做他的茶葉批發生意。


          當被問到自己喝不喝普洱茶,他雙手一伸:“我來芳村十年了,我自己喝大益的次數十個指頭都能數出來。普洱茶是金融茶,我一般不怎么喝?!?/p>


          他一邊嚼著檳榔一邊說:“就在10月份,大益的董事長來芳村了。如今大益算是普洱茶的龍頭企業吧,實際上,走進芳村已經成為普洱茶品牌的共識了?!?/p>


          在茶壺里燒上水后,王浩分享了一篇題為《大益董事長吳遠之應邀參觀考察TT茶庫》的文章,文中提到吳遠之在改造芳村的座談會上說過的話:“大益今天的成就離不開芳村,沒有芳村,就沒有大益?!?/p>


          王浩告訴我們,只要品牌被芳村接受,那就相當于成功了一半,因為被芳村接受,多半也是被收藏圈接受,就有價值抬升的空間。


          茶葉變期貨


          炒茶,某種意義上也是賭人性。利益與誠信的天秤上,黃牛失信、老板跑路的故事在芳村不是新鮮事。


          在芳村的炒茶模式中,除了炒現貨,還有人炒“期貨”。


          芳村茶葉城一角,圖片來自無冕財經。


          所謂的“茶期貨”,是指一款茶從廠家公布發售,到市場到貨之間會有一段空檔期,就會有炒家利用這段空檔期賭到貨后的價格漲落,有人做多,也有人做空,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投機賺取價差。


          一般而言,芳村的茶期貨分為5天、10天、15天等周期,至多不過一個月。炒茶客需要在短時間內買進賣出,在這一段時間內,杠桿猛增或者價格血崩都有可能,是賺還是賠,要到最終交割完畢才有定論。


          古橋茶街的一位老板告訴無冕財經(ID:wumiancaijing)研究員,他有個朋友做空某款茶,在還沒拿到貨時以13000元的價格和別人簽訂好賣出價,就賭這款茶不值錢。結果茶一到貨漲到了3萬多元,一件虧兩萬,500件就是一個巨大的黑洞。朋友承受不住,沒兌單就跑路了。


          當得知無冕財經研究員想找一位做茶期貨的老板深入聊聊,有個四五十歲的茶商說了一句很標簽化的話:“你們找那種檔口白天關門早、晚上去蹦迪的年輕老板,他們就是了?!?/p>


          遇到付老板(化名)時,他和幾個同行正圍在茶桌旁低頭看手機,店里堆著幾十箱貨。果然,他們看上去都是二十歲剛出頭的樣子。


          “是不是看我們一群人低著頭看手機,以為我們在打游戲?其實不是這樣,我們是在談生意?!备独习褰o無冕財經研究員看他的微信,里面有各種茶葉微信群,全國各地的人們通過互聯網匯聚一起,用微信買賣茶葉。


          店里那幾十箱貨,就有今年大益在天貓上推出的爆款“滄?!??!皽婧!钡陌l售量為5000提(指每七餅茶用一個筍殼包裝,一個包裝稱為一提),發售價為6199元一提。10月21日,“滄?!痹谔熵埳险犷A售搶購完后,微信群、大益粉絲群、閑魚等平臺就開始大量散布高價信息,價格被一路哄抬,從6199元漲到20000元,甚至是40000元。


          很顯然,付老板也是炒作“滄?!敝械囊粏T。


          我們在店里坐下,付老板也燒上水開始泡茶,點上一支煙和我們交談起來。


          他說:“我們大概收了幾十提滄海,從消息放出就開始收,價格還算合適。我這不算收得多的,芳村收幾百提的老板很多?!?/p>


          付老板拿出一餅今年大熱的“滄?!?,圖片來自無冕財經。


          炒茶依舊很瘋狂,瘋狂到什么地步呢?一些炒家先收錢賭貨,也就是自己還沒有貨,就先給買家開白條,買家還得立即付款,不許拖欠。這樣買家也沒法驗貨,炒家用一個“滄?!钡募埾渚湍芑W∪?,于是連紙箱都成了搶手貨。


          “今年的行情很猛,你知道現在一個滄海的紙箱子要賣多少錢嗎?就是一個裝茶葉的箱子哦,現在要賣5000到6000元?!备独习逭f。


          快到下午六點,付老板的店鋪準備關門。無冕財經研究員隨口問了一句晚上是不是去蹦迪,付老板一群人紛紛抬頭驚訝地說:“你怎么知道的?”


          資本永不眠


          在芳村,這片茶香四溢的土壤不僅滋養了付老板這樣的小商家,也衍生出規?;钠斩杞灰灼脚_。


          相比付老板這樣單打獨斗的玩家,規?;臋C構有資源有客戶,低位收購高價賣出,據說正是茶葉價格漲跌的主要推手。


          這樣的普洱茶交易平臺,芳村有大大小小幾十個。11月底,無冕財經研究員走訪了洞企石路的一家普洱茶交易平臺——廣東東和茶葉有限責任公司總店。該公司成立于2008年,起初是一家傳統的茶葉公司,2010年搭上互聯網的快車,轉變為以平臺形式進行普洱茶交易的模式。


          和王浩、付老板一樣,一見面,無冕財經研究員就被一位穿藍色襯衫的業務員招呼著坐下喝茶,“這里的人都是以茶會友,來了都是客嘛?!彼f。


          當被問到東和茶葉是不是像外界所說的那樣,是茶葉價格漲跌的推手,業務員往椅背上一靠:“現在的價格嘛,就是經濟學里面說的,由供需關系決定,我們并不掌控價格?!?/p>


          東和茶葉官網茶葉價格指數。


          對于公司一年收入的提問,他笑了笑說:“這個得你來我們公司上班后,我才能告訴你。不過我能告訴你的是,我們一共有100來號人,其中80多位都是業務員?!?/p>


          未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環顧四周,你可以得出一個結論:芳村和以往一樣,危機與機遇并存,利益仍然驅使著人們來來去去,永不停歇。這是永久不變的。


          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


          “滄?!比绱嘶馃?,吃了炒茶虧的王浩又開始動搖了,他說自己正在糾結要不要再入一些“滄?!?。


          店鋪開在山村公交站路口的張老板說:“茶這個字,草、人、木,全靠一個人字支撐,茶葉賣出去了就是錢,沒賣出去就是一堆草?!彼噶酥傅昀锏囊慌咆?,“2007年高價時進的貨,我到現在還沒賣出去?!?/p>


          夜幕降臨,不少店鋪熄燈關門,整個茶城即將迎來一天之中最寂靜的時刻。但是寂靜是暫時的,資本永遠不會入睡。在芳村,炒茶客的故事不停上演。


          只要還有人,這個故事就會一直地演下去。


          本文系網易新·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版權聲明

          ?文由無冕財經原創首發,版權歸無冕財經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商務、內容合作,請聯系小冕(微信號:xiaomian0504)。

          ?無冕財經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現已覆蓋今日頭條、搜狐財經、網易財經、鳳凰新聞、一點資訊、新浪財經頭條號、新浪微博、UC頭條、百家號、企鵝號、雪球號、螞蟻財富號等平臺。

          文章內容如有侵權,請聯系站長刪除。

          一個茶餅賣12萬!芳村十五年“瘋狂” 炒茶史|| 深度
          裝普洱茶的紙箱,一個能賣到6000元;走訪完芳村茶葉市場的本文作者,甚至感嘆“要是能穿越回去,我出生睜眼第一句話,就是讓我媽買88青餅”……芳村的茶葉,又迎來一波炒作熱潮。
          長按圖片保存/分享

          熱門文章

          每周人物

          圖片展示

          版權聲明

          凡來源為無冕財經的內容,其版權均屬廣州無冕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所有。未經廣州無冕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書面授權,任何媒體、網站以及微信公眾平臺不得引用、復制、轉載、摘編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內容或建立鏡像。

          粵ICP備19143347號-1

           

          聯系我們

          地址:廣州市海珠區新港中路376號浩蘊商務大廈1610

          郵編:510000

          咨詢電話:020-89562149


           

          關于我們

          九段財經媒體人創辦的新媒體,奉守專業主義,為優質的商業閱讀而生,作者遍布國內國際近20個熱點創投城市,深度調查,一手原創采寫,只為“互聯網+轉型,創業,投資”案例發聲!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使用企業微信
          “掃一掃”加入群聊
          復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我知道了